虞丞公墓 金土坡公墓 真武山憩园
  风水文化 更多>>
  新闻热点 更多>>
  殡葬文库 更多>>
您的当前位置:墓地吧 >> 新闻热点 >> 热点新闻 >> 成都殡葬服务乱象分析
成都丧葬服务乱像:卖逝者信息护工能赚两千
日期:2014年05月07日  文章点击数:
分享到:

清明节期间,殡葬话题再次成为社会焦点。记者走访江苏、安徽、四川等地了解到,仍有不少群众反映丧葬费用高,甚至抱怨“死不起”。据调查,造成丧葬费用高等问题的推手,是一些殡葬中介机构和个人。他们通过倒卖逝者“信息”、“宰客”乱要价和“山寨”殡仪馆,助推殡葬暴利、扰乱殡仪市场、严重侵害群众合法权益。据介绍,为了能抢到有限“业务”,不少中介甚至会给提供信息的护工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信息费 。在整治过程中,无“法”可依、无门槛、监管分散等问题,也困扰着管理者。

  卖信息 逝者信息10年涨了20倍

  记者在南京市多家医院蹲点了解到,殡葬中介一般都有医院的“内线”。

  他们通过医院护工搜集信息,及时掌握各科室危重病患情况。

  一旦有人去世,他们将立刻派人前去洽谈“业务”,承诺为家属提供“一条龙”服务。

  南京市一位殡葬业内人士介绍,在一些三甲医院,老护工们都有殡葬中介的电话。

  家属出于对护工的信任,在情急之下和殡葬中介签下委托书。

  一位南京殡仪馆驻点医院太平间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为了能抢到有限“业务”,多数中介会给提供信息的护工 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信息费。

  来自合肥市的陈少霞曾在安徽一大型医院做护工。

  她说,医院护工的工资不高,但隐性收入很高,把快去世的人或运到太平间的逝者的信息透露给一些中介。

  “几年前是300元一个人,后来涨到800、1200元,医院里的护工都知道逝者信息能卖钱。”她告诉记者。

  成都市殡仪馆日前曾印发了《殡葬服务宝典》。


  据称,成都殡葬中介分为五大类,包括医院护工、社区门卫、滥竽充数的阴阳先生、殡葬个体户、社会闲散人员。

  其中前三类为信息提供者,后两类为殡仪服务执行者。

  一旦得知有人去世,信息便会立即通过中介传播、执行。

  凡是一手信息资源,殡葬中介都会在殡仪服务环节提取40%至50% 的回扣。

  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、原上海理工大学教授乔宽元说,10年前殡葬中介给医院“内线”的信息费是50元,现在涨到上千元,甚至每单生意对半分成。

  狠宰客 300元骨灰盒卖到3000元

  成都市殡仪馆相关负责人介绍,成都所有殡仪馆都保证丧属可以在馆内以1000元以内的价格办理完死者丧事,最低的办理费用仅为533元。

  成都市殡仪馆馆长蒋鹏程认为,将丧葬事宜交由中介代办,家属可能会多花钱。

  如骨灰盒的选取,中介机构向丧属推荐的3000元左右的骨灰盒,在殡仪馆内仅售300余元,价差达10倍之多。

  记者在江苏一家殡葬中介提供的宣传单上看到,三天全程服务费只需要 800元,其中包含香、蜡烛、黄纸、烧纸盆 、笔、墨等灵堂材料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殡葬中介往往打出600元至800元的“低价”招揽客户。

  而其主要的赚钱来源则是在寿衣、骨灰盒和墓地回扣上。

  如寿衣进价一两百元,卖一两千元,进价三四百元的,卖三四千元。

  合肥市殡葬管理处处长高光平称,该市去年起将遗体接运、殡仪馆内遗体冷藏存放、遗体火化等列为免费项目,其他的遗体告别等为自选项目,都有明确的收费清单和标准。

  “但现在很多殡葬服务公司都包揽这些业务,从中加价,也不开具发票。一家一辈子也就碰到一两次这样的事情,殡葬公司能宰一次是一次。”高光平称。

  黑中介 假单位开出4000元发票

  安徽肥东县殡仪馆日前发现一名佩戴着“合肥市殡仪馆”胸牌的人代表家属谈殡葬事宜,其驾驶的车辆上贴有“中国民政”“博爱殡仪”牌子。

  该馆馆长薛明武告诉记者,经查实,这个殡葬服务公司冒充殡仪馆与家属谈价格,再代表家属来与殡仪馆商议火化等事宜,从中加价牟利。

  “家属还以为钱都给了殡仪馆,实际上都是给这些黑中介收去了。”薛明武告诉记者。

  南京殡仪馆工作人员表示,殡仪馆经常接到家属投诉称,出售的骨灰盒有质量问题,后来才知道一些中介自称南京殡仪馆工作人员推销骨灰盒。

  “根本没有质检合格证、玉石鉴定证书等证明,也没有正规发票,卖出的价格也未经物价部门核准,售出的商品也不能退还。”工作人员表示。

  在成都市殡仪馆日前举行的“市民开放日”活动现场,市民胡先生发现自己办理岳母丧事时花了冤枉钱。

  去年9月的一天早晨,他的丈母娘突然发病倒地。120急救车到达后,老人已经过世。

  不一会儿,两名男子开着一辆面包车到达胡先生家,自称是成都市殡仪馆工作人员,但并未出示任何证件。

  “承诺替我们跑腿,给我们办‘一条龙’服务,开价8000元。”胡先生说,讨价还价后花了5600多元。

  直到参加“市民开放日”活动了解到相关政策时,胡先生才觉察到不对。

  在找到相关收据后,他发现最大金额4000多元收费的一张发票中,其开票单位“成都市成华区殡馆所”根本不存在。

  胡先生这才发现,自己原来是遭遇了“黑心中介”,被骗去4000多元。

  胡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。

  成都市殡仪馆业务科副科长田晓明表示,曾有位老人反映家属过世花了7000多元。

  “还将我们告到了民政局。我们一查当时的明细,实际仅消费1800元。”原来,老人也是碰上了打着殡仪馆工作人员幌子的“黑心中介”。

  分析

  整治殡葬中介乱象需过三道坎

  造成丧葬费用高等问题的主要推手,是处在逝者家属与殡仪馆之间的殡葬中介机构和个人。据介绍,目前 ,从事殡葬服务的法人抑或个人,入行没有统一的职业资质和标准。业内人士表示 ,殡葬管理部门根本无法独立完成对殡葬行政执法的整个操作程序,需要配合执法。也有受访人士表示应明确法规、提高准入门槛、综合执法等监管殡葬中介。

  现状1监管“无法可依”

  南京市殡葬协会副会长阮锋表示,殡葬管理常常缺乏明确法律条文规范,对违法行为和事件缺乏明确处罚措施和强制手段……使管理部门经常陷入无“法”可依、无“法”可究的境地。

  针对个别地方殡葬中介公司托管医院太平间,中部地区一基层殡仪馆负责人坦承,没有明确的规定不行,“但总感觉这样不对,不过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。”

  合肥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处长张年长称,《殡葬管理条例》中“没有明确对社会上的殡仪中介服务人员如何监管。”

  现状2无照也可开殡葬公司

  目前,从事殡葬服务的法人抑或个人,入行没有统一的职业资质和标准。

  合肥市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 ,一些花圈店、寿衣店,实际上是不具备代理殡仪服务资格的。

  但在暴利驱使下,他们会不断扩大经营范围,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。

  “一个人、一辆车就可以开个殡葬服务公司,还有很多无照经营的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  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所长李伯森等建议,开办殡葬服务机构除了资金、场地外,必须要符合殡葬执业资质 ;个人必须获得专业资格证书、年审等,才能从事该行业。

  现状3执法主体分散


  受访人士表示,在遏制价格“虚高”中,政府部门存在执法主体不明确,权责不匹配问题。

  南京市殡葬管理处宣教科科长黄隽表示,殡葬管理部门根本无法独立完成对殡葬行政执法的整个操作程序,须依赖国土、工商、公安等部门的配合来完成,执法主体相当分散。

  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、原上海理工大学教授乔宽元建议,地方政府应召集民政、工商、国土、交通等部门,建立专门的执法队伍,加大对殡葬中介的监管 、查处等。据新华社
 

 

友情链接:

 
版权所有:墓地吧丧葬服务    联系我们: 13072841111
四川丧葬一条龙服务  四川殡葬网    技术支持:沈阳网站制作-军成科技   网站地图   百度地图 
殡葬文化 | 墓地风水成都公墓 | 丧葬礼仪 | 成都殡葬